静夜听,好美

usaririko:

 

七草的腳邊躺著一直黑色的鳥。

浩志對鳥類并不熟悉,更何況這隻鳥被剖開了胸腹,往兩邊伸展著的翅膀已經僵硬了。

浩志又走近了些。

鳥的胸口被撕裂的地方,軟毛和已經干掉的血液結到了一起,黑色顯得更深了。打開來的胸腔裡像是堆了一攤軟乎乎的嫩炒蛋,只不過顏色是還算新鮮的紅。有一些還耷拉在腦袋上懸空垂著,要不就一直拖到了地面。

四周都是散落的黑色羽毛,有的疊在一起,被血黏到了地上。

浩志把視線從鳥的身上移開,望向了一直站著不動的七草。七草也回望過來盯著浩志的眼睛。

「七草,這鳥... ...」

浩志被看得有些不自在,勉強開了口。七草又看了他一會兒才出聲。

「是那隻我養的流浪貓來報恩了。」

原來是這樣。

浩志點點頭。

以前在哪裡看過這個說法,被救的貓會把捕到的東西放到救了自己命的人身邊。

「還是... ...要打掃下才行,這地上得用水沖冲... ...」

一邊說一邊轉身的浩志,心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。

---療養院是沒有貓的。

七草為什麼要說謊?

浩志忽然有些不敢回頭去看還在原地的七草。

七草他,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呢?

 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慕斯Ssuyeusaririko 转载了此音乐
    静夜听,好美
© 慕斯Ssuye | Powered by LOFTER